<center id="msmcu"></center>
  • <menu id="msmcu"><strong id="msmcu"></strong></menu>
    <menu id="msmcu"><menu id="msmcu"></menu></menu>
  • <xmp id="msmcu">
  • <optgroup id="msmcu"></optgroup>
  • <dd id="msmcu"></dd>

    訪談 | 《采棉時節》:直接電影鏡頭下新疆棉農的真實圖景

    發布時間:2022年04月22日 11:09 | 來源:中國紀錄片研究中心 | 手機看新聞


    由中央新聞紀錄電影制片廠(集團)出品的《采棉時節》繼2月3日和2月9日分別在CGTN及中阿衛視播出后,4月18日在央視紀錄頻道登陸。該片深入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阿克蘇地區的阿瓦提縣,記錄下三戶棉農家庭在棉花豐收時節的真實生活。片中有關新疆農村現代化的紀實呈現,讓海外觀眾對新疆有了全新的認知。

    本期,中國傳媒大學電視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周文結合紀錄片《采棉時節》的視聽內容對總導演劉幗軼進行專訪,為大家揭秘該片的幕后故事。

    周文:請用一句話簡要介紹一下這部作品的創作。

    劉幗軼:2021年秋天,采棉時節,我們中央新影的拍攝團隊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阿克蘇地區的阿瓦提縣記錄了三戶棉農的勞作與生活,體會了這個地區人們的生活和每一份豐收的來之不易。

    周文:你們當初為什么做這個選題?

    劉幗軼:據國家統計,新疆一地生產的棉花大約占全國棉花總產量的九成,當地棉花總產、單產、種植面積、商品調撥量連續20余年位居全國第一。新疆是中國最大、世界重要的棉花產區。新疆棉花不僅產量高,而且得益于獨特的自然條件,新疆棉花擁有較高的品質優勢,以盛產優質長絨棉著稱。新疆不僅是全球棉花產業鏈的重要一環,更對中國棉紡織業和新疆農業發展起著重要作用。悠久的棉花種植歷史和當地獨特的民族發展歷程,形成了新疆特色的棉花生產生活方式,這本身是很值得記錄的。

    另外,我們也經常注意到來自外界關于新疆棉花的各種聲音,特別是有對新疆棉花生產過程有一些非議和質疑。這更引起了我們去實地了解的興趣,我們就是想去看看當地棉農到底是怎么采棉花的,那里人們的真實生活是什么樣的。我們希望通過我們的了解和我們拍攝這個紀錄片,展示我們看到的新疆。

    周文:拍攝前你們做了哪些前期調研工作?

    劉幗軼:我們在做前期調研的時候,看了許多書籍、文章和相關報道。其中有一本書《棉花帝國》(Empire of Cotton: A Global History),作者是斯文·貝克特(Sven Beckert)。作者敘述了棉花產業的發展歷史,闡釋了資本家們如何在短時間內重塑了這個世界歷史上極為重要的一項產業,并進而改變了整個世界面貌的。棉花是一個鏈條非常豐富的產業,不僅跨越了國界、洲際的界限,而且跨越了人種、宗教及文化的界限。棉花產業創造了一個關于土地、勞動力、運輸、生產和銷售的全球性網絡,它能夠把不同網絡中的鏈條統一起來,促成一種新的經濟秩序的產生。誰位于這個鏈條的頂端,誰就能收獲最大的利潤分成,并能夠全球化地重新配置很多資源。 

    在去新疆之前,我們聯系了援疆回京的干部,向他們咨詢一些關于新疆的情況。也向中華全國供銷合作總社棉花協會的負責人了解棉花從種植到采摘的各項國際國內的標準,了解新疆棉花種植、采摘的相關問題。棉花協會在新疆有聯系人,我們也特別和那邊的會長了解了新疆棉花的品質、棉農從買種到賣棉整個勞動的過程。此外,我們還找了一些中央民族大學家里種棉花的學生,詢問他們一些情況。

    導演劉幗軼在管小燕家調研

    導演劉幗軼在管小燕家調研

    到了新疆之后,我們先是跟著棉花協會的會長實地進一步了解種棉收棉過程中的各種細節,之后我們走訪了120多戶棉農家庭,考察他們生活和勞作的具體情況。

    周文:片中拍攝地點和拍攝對象的選擇是出于什么考慮?

    劉幗軼:地點上,我們這次選的是南疆阿克蘇地區的阿瓦提縣。通過調研,我們了解到阿瓦提縣是新疆的產棉大縣,既種植陸地棉,也種植長絨棉。陸地棉一般是大面積種植,用采棉機采收。長絨棉現在還需要手采,因為機器采會破壞掉絨長和韌度。在阿瓦提我們可以拍到不同的棉花種類和采棉方式。

    棉農手采長絨棉

    棉農手采長絨棉

    人物方面,我們選了三個家庭作為拍攝對象,艾爾肯家、管小燕家和馬貴和家。在這三家既可以拍到陸地棉又可以拍到長絨棉,而且他們都在一個地區,相對而言,比分散選擇的拍攝對象更客觀真實。

    另外,我們在選擇拍攝對象的時候希望家庭里能夠有幾代人,因為每一代人的觀念、語言、行為方式都有其不同特點。這樣,不僅人物層次較為豐富,而且,我們能夠看到相對客觀和更深入的情況,以及當地人對棉花的情感等等。

    周文:棉花之外,這部作品的另一條敘事線是家庭生活,核心是情感??傊?,觀眾看到的是勤勞、溫暖、幸福的一家人。拍攝中,你們在現場的感受是怎樣的?

    劉幗軼:我們在現場對怎么收獲棉花感到很新鮮,因為是第一次見到。但其實收棉花的過程很簡單,在了解整個過程之后,我們發現更吸引人的是貫穿在收棉過程中每個家庭的勞動和情感。

    比如艾爾肯家的家庭關系,一方面讓我們感到很親切,和天下所有的親情一樣;另一方面,我也感覺到,他們家庭成員之間的感情比我自己所經歷過的更加親密,情感更濃更熱烈。他們在表達情感的時候更直接,也更詩意。除了言語、表情,他們還會用歌曲和舞蹈來表達。歌曲里面很多是古老的詩歌。

    艾爾肯一家唱歌送別女兒白爾娜

    艾爾肯一家唱歌送別女兒白爾娜

    父親艾爾肯富有智慧,很幽默。開始的時候我們一直覺得艾爾肯家很浪漫,很感性,沒有管小燕家和馬貴和家在收棉時候的計劃性和嚴謹,沒有時刻關注著棉價的變化。但是后來慢慢了解到,他不是沒有關注,而是覺得棉花價格漲漲落落很正常,就是多一點少一點的事情。而且艾爾肯對孩子們說過,棉花對他們來說很重要,但是不能把一家的所有經濟來源都放在棉花上。所以他們家里不是只種植棉花,還種了西瓜、玉米、冬小麥,也養牛羊。知道他的想法之后,我們很佩服他,也了解到他們家從容浪漫背后的生活智慧。

    艾爾肯與女兒白爾娜

    艾爾肯與女兒白爾娜

    我們還感受到艾爾肯的女兒白爾娜和姐姐熱娜與父母輩的不同,她們既向往遠方或者向往離開家庭,過和父母不一樣的新生活,但又有迷茫,迷茫她們的未來究竟會怎樣;同時,還有不舍,對親情的不舍。

    另外,在拍攝的過程中我們也發現,管小燕趙強夫婦感情深厚,還有,他們一家在收棉花的時候,在那么忙的狀況下,始終沒有放松對孩子學習和教育的關注,這個給我們的印象也非常深。

    周文:作品采用了直接電影式純紀實拍攝,主要以旁觀者身份作觀察式紀錄,為什么選擇這樣一種美學風格?

    劉幗軼:直接電影誕生于上世紀60年代的美國,主張創作者應該像墻上的蒼蠅一樣做旁觀,甚至要求創作者的零度情感,以此達到對現實的極度客觀記錄。直接電影的創作理念對世界紀錄片影響深遠。我們這次拍攝的初衷和目的,就是要看看真實的新疆棉農,看看他們如何種植和采摘棉花,還有他們日常的真實生活。所以采用了直接電影式的客觀紀實方式。

    馬貴忠和馬貴和

    馬貴忠和馬貴和

    就個人而言,我對這種拍攝方式有一種偏愛。其一是因為,我覺得這種拍攝方式在拍攝者、拍攝對象和觀眾之間能夠建立一種更加互相尊重的關系——我們跟隨著被拍攝對象,記錄他們的生活、勞動和所思所想,盡量少干預他們,尊重他們。同時向觀眾展示我們所看到的,讓觀眾有空間觀察、思考、自己得出結論。其二是這種拍攝方式沒有預設,一切都是在發展和未知中進行的。每一次拍攝都是對被拍攝人物的情感、生活和事件一次新的深入和探索,這一點很能帶給我興奮感,也是我在紀錄片拍攝中能感覺到快樂的很重要的部分。

    當然這種拍攝方式也有局限性,從我現在的角度看就是如果素材量不夠大,如果跟隨拍攝時間不夠長,在結構影片的時候會有困難。這也是我最近在思考的問題,就是建構素材的各種可能性。

    周文:直接電影式純紀實拍攝會拍到生活中的許多細節和瑣事,你怎樣看待?

    劉幗軼:影片中我們展現了許多生活的細節,比如艾爾肯家做飯,管小燕家輔導孩子數學題,馬貴和到市場買東西準備聚會的飯菜,等等。在這些生活的細節中還有許多他們的日常對話。  

    管小燕輔導孩子數學題

    管小燕輔導孩子數學題

    我自己感覺,生活當中的小事和對話,看似瑣碎,但是如果用心品味,每一個細節和瑣碎的背后都能反映出很多的情感、很多的智慧。一些動作、行為、對話,都不是突然出現的,它背后是文化背景或者一個人長時間的積累。

    我們的生活絕大部分都是由一件件小事組成的,我們做事也是要把一件件的小事做好。

    周文:紀實拍攝的主要難題是拍攝者如何能夠進入拍攝對象真實自然的生活。在這部作品里,你們能在很短時間內深入到他們的家庭日常和內心世界,甚至包括睡覺聊天這樣比較隱秘的事情,你們是怎么做到的?

    劉幗軼:這個片子的拍攝有一個比較大的挑戰,就是要在很短的時間內和完全陌生的拍攝對象建立起信任的關系。首先要感謝拍攝對象的配合。我拍攝的是艾爾肯一家,他們坦誠、樸實和開放的性格,是最重要的基礎。從我的角度談,就是首先要發自內心地互相尊重,尊重他們家的生活,尊重他們的習慣,尊重他們的語言。另外,就是要替拍攝對象著想。如果他們能夠感受到這些,他們就會給予更多的信任。

    在開始的拍攝階段,感覺到我們是拍攝者,他們是被拍攝者,大家都比較理性、冷靜。隨著拍攝的深入,我們雙方都有了更多的共情,他們看到我們拍攝這么長時間還不吃飯會著急,而我們也會替他們操心,比如,棉花再不賣,棉價掉下來怎么辦!這個過程很有意思。

    在拍攝結束的時候,我向艾爾肯家庭表示感謝,感謝他們在農忙的時候還配合我們做了這么多的工作。艾爾肯說,沒有什么特別的配合,就是我們干什么你們拍什么,你們辛苦啦!雖然我知道我們的確打擾了他們的生活,但是最后艾爾肯能夠這樣說,我們心里還是感到很高興,因為這確實就是我們這次的拍攝方式。

    周文:拍攝中遇到過哪些困難?

    劉幗軼:最大的困難就是語言。因為即使我們知道某一場拍攝的大致內容,也聽不懂他們具體在說什么,而且因為有錄音,不可能一直有人在現場翻譯。所以,一場戲的拍攝內容需要回去翻譯出來我們才能徹底明白,一般是兩天之后了。這樣的話,拍攝現場就不可能及時發現有價值的話題并繼續追問,或者在聊天的內容中發現可以及時延展的拍攝。有的時候是靠直覺,覺得他們的狀態很好,即使不知道在說些什么,也覺得應該拍下來,就是跟著他們的狀態走。這樣也有好處,就是他們更加自然,一些很好的對話或者場景就是在這樣的狀態下偶然拍到的。

    周文:有什么感到遺憾的地方嗎?

    劉幗軼:拍攝時間還不夠長,三條線記錄得也不夠平衡。

    周文:這部作品也制作英文版對海外進行了播出,從創作者的角度,你認為在國際傳播中需要注意哪些問題?

    劉幗軼:這次拍攝中,感受最深的是,片中三個家庭他們的生活追求其實都是一樣的。而且,跟我們、跟全世界所有國家和民族的老百姓也一樣,大家最關注的事情有兩個方面:一是他們的經濟收入,也就是現實生存問題。他們會為此年復一年地辛勤奔波、勞作;二是家庭的幸福和天倫之樂,這是他們努力工作的動力和目的。這也是引起觀眾共鳴的根本,是共情所在,也應該是中國故事向世界講述的一種很好的角度。

    同時,在創作的時候,我們需要真實地展示,展示人們生活的幸福,也展示他們的困境和思考。在國際傳播中,真實的內容是我們現在尤其需要傳遞的。就如同沒有一個完人一樣,也沒有一個社會是完美的。如果我們只展示好的、美的一面,那別人就會想,這不可能,這是假的,我不相信,那么我們的傳播公信力可能就要受到質疑。

    事實上,上述所講內容的共情性、拍攝的真實性,映射的都是背后拍攝團隊的視角和思考。這些視角和思考,也是國際社會觀察和了解我們的內容,是我們國際形象的一部分。

     

    中央新影集團
    官方網站

    掃一掃
    立即關注

    關注新媒體

    最新資訊 更多
    分享
    1 1 1
    印度一级婬片A片免费
    <center id="msmcu"></center>
  • <menu id="msmcu"><strong id="msmcu"></strong></menu>
    <menu id="msmcu"><menu id="msmcu"></menu></menu>
  • <xmp id="msmcu">
  • <optgroup id="msmcu"></optgroup>
  • <dd id="msmcu"></dd>